近日,市场研究机构 counterpoint 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在今天一季度的国内市场上,与去年四季度相比,接力、OV 和小米都出现了增长。与此同时,苹果、华为和荣耀也纷纷衰落。其中,华为和荣耀降幅超过 30%

不难看出,“山姆大叔”的制裁对华为手机业务影响很大。华为的国内市场份额正在逐渐下降。同时,OV、小米等品牌抓住机遇,抢占华为国内市场份额。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让我们看到,即使是曾经退出手机行业的酷哥也回来了,想分一杯羹

 5 月 21 日,酷派官方微博推出新品热身,并发布了“酷派 20”的海报,上面写着重生、王者归来的口号。发布会时间定在 5 月 25 日,据了解,酷 20 是一款专为奋斗者打造的手机。酷派官方称,酷派 20 搭载联发科 G80 芯片,背面为双摄像头,主摄像头为 4800 万像素。它支持夜景模式、48Mp 模式、HDR 模式和人像模式

曾经很酷,在整个国内手机市场上,可以说是佼佼者之一,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一个徘徊在边缘的手机品牌

当初,酷派没有手机业务,前身是玉龙通信公司。其主营业务包括 BPC、信号基站等硬件的研发和销售,并为企业提供呼叫中心解决方案;2000 年,国派创始人郭德英受黑莓影响,决定将公司转型为手机制造商。2003 年,酷派正式进入手机市场。同年,酷派在中国推出了第一款 CDMA 彩屏手机,值得一提的是,仅用了两年时间,酷派就击败了摩托罗拉成为国内首个品牌,并于 2004 在香港成功上市。未来三年,基于 Windows CE 平台,凭借“双卡双待”和“3G 定制”两大核心技术迅速成为行业标杆

 2008 年,由于通信行业的升级换代,酷派遭受重创。年收入下降 21%,亏损超过 7600 万港元。为了挽救陷入困境的公司,国派创始人郭德英再次大胆转型进入安卓阵营,并派出 500 名研发人员进行了 200 天的封闭研发。最终,郭派以 2.4 亿港元的年利润转为盈利。2010 年,国派重回国内市场前三

 2011 年是千元智能手机的爆发期。酷派拥有高度绑定的定制手机,产品涵盖了低、中、高价位,达到了 3G 时代的历史高峰。2012 年,酷派占据 11% 的市场份额,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排名第三,是“中酷联盟”时代的四大霸主之一;2013 年,酷派跻身全球六大手机厂商之列,在国内市场排名仅次于三星。之后,酷派逐渐成为国内手机的边缘品牌

酷派创始人郭德英表示,酷派衰落的主要原因是对运营商的过度依赖。在中国酷派联盟时代,酷派手机 90% 的出货量来自运营商。不料,2014 年,运营商大幅削减补贴,酷派手机出货量下降 50%。根据当时 IHS 的统计数据,虽然 2014 年酷派手机年出货量突破 4000 万部,但国内手机市场排名第六,当然,运营商削减补贴只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国内手机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。作为互联网手机的代表,小米正在崛起,OV 主导线下零售渠道,而华为长期以来将全部精力投入自主研发,取得了一定的优势。虽然酷派迅速调整经营战略,将手机业务拆分为酷派、大神、ivvi 等产品线,但无法把握年轻用户的消费需求;2014 年底,酷派联合 360 成立奇酷科技公司,先后投资 4.5 亿美元。它打算将酷派的手机研发能力与 360 的互联网能力结合起来,进而打开互联网手机市场的大门。情况刚刚好转。酷派、360 和乐视上演“三角恋”。酷派放弃 360,进入乐视的怀抱。这个决定使 360 从失恋中恢复过来。现在,酷派已经因为乐视事件受伤。